直播带货或将“王炸”朋友圈

作者: 明慧 来源: 明慧 2020-01-16 10:21:00

近期,著名香水品牌祖玛珑与国内热播流量剧《庆余年》男主角张若昀合作,透露全新馥郁系列即将上市。法国顶级美妆品牌sisley元旦当天也宣布与“三金影后”张静初合作,代言其高端奢华线。
如今化妆品行业的社交属性日益凸显,国际一线大牌纷纷与国内流量艺人合作,推出越来越多的朋友圈广告互动植入和微博“超话”植入,收割逐渐“圈层化”的年轻人的欢心。
不过,制造消费者感兴趣的内容与话题,就可以“王炸”朋友圈了吗?

什么是“圈层”?
为什么只有流量代言人还不够?
现今的互联网时代,用户的注意力已经被各种场景分散。各大品牌都用社交媒体进行传播,传播方式也由传统媒介转变为以“我”为中心的自主传播,直播带货更是将传播效率提升到制高点。
前段时间,腾讯封杀抖音,接着抖音起诉腾讯不正当竞争,两大巨头相互撕扯的背后,实为流量枯竭的体现。
无商业不竞争,但如果没有微信生态,没有朋友圈,就不会有微商,能出圈活下来的化妆品牌更是屈指可数。
朋友圈之所以会出现病毒式刷圈,正是利用了它的社交关系,进而在特定的圈层下进行营销变现。不难看出,朋友圈营销的价值由表及里,相互融汇。
那什么是圈层?
拆解开来,圈层=圈子+层次。我们暂且把化妆品圈层分为供应链/品牌、主播、用户三个部分。
在供求关系中,“因为用,所以买”的商业逻辑一直都成立,而最终收益取决于产品。一款产品在诞生之前,都会涉及到相对应的消费群体及消费圈层,而产品对应的每个圈层背后都是精准流量。
因此,流量代言人,充其量只能带来消费者的关注,但它最终起到的带货作用是分散的,这个代言人值不值,还是一门“玄学”。

跨不过去的流量变现
近几年,通过小红书、抖音、快手等这些新渠道,陆续衍生了像完美日记、hfp这样的新品牌,直播带货成为了流量平台的标配生意。
2019年双11,两大主播分别实现成交近30亿,11月11日凌晨两点,李佳琦播放量3682万;11月11日凌晨三点,薇娅播放量4310万,直播红利让一些企业艳羡的同时又望而兴叹。
2019年,听到很多业内人士感叹:“今年生意不好,也不好做”,2020年了,直播还有红利吗?能抓住吗?
青葱新媒体创始人桑兮兮在妝主會年会上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:要想抓住红利,就要在渠道上下功夫做好分析,新渠道催生新红利。
如果说,2019年之前的生意都是靠信息差赚钱,那么2020年以后的生意都要靠实力!
为什么实体生意越来越难做了?因为获取流量的路径变难,成本变贵了,所以难做。直播之所以有红利,因为它有流量。中国14亿人口,最不缺的就是流量,但缺流量变现及转化的能力!而腾讯直播的出现,就是基于微信11.5亿月活,助力商家扩大引流,将流量变现的路径变短!

想“王炸”朋友圈
腾讯直播值得“死磕”
2019年12月16日,腾讯直播宣布一项“引力播”计划,希望2020年内助力微信平台上10万商家更好的获取用户、完成商业变现,并扶持超过1000+商家通过直播电商模式突破1000万的年成交额。
腾讯直播基于小程序的开放能力,用户可在微信生态内完成分享、邀请、观看、互动、购买等多个环节。
根据官方信息,在内测阶段,看点直播合作超过1800家内容创作者与商家,覆盖超过800个公众号,有头部kol单场最高销售额达320万,平台内电商直播累计产生交易总额达1.08亿。
当抖音、快手等新渠道依托公域流量转化变现时,看点直播则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、小程序、朋友圈、微信群等私域流量实现变现。
以化妆品门店为例,假设一家化妆品门店的日活是80人,但实际当地可能有几千人的流量。仅通过门店进行流量获取,不但增加触达用户的难度,同时在时效上损耗过大,所以一定要基于微信生态将流量朋友圈化!
为什么一定要将流量朋友圈化?
2020年1月9日,微信官方公布2019年微信数据,微信月活为11.5亿,而淘宝大概有4亿月活。人人都是“手机奴”,人人都在微信生态环境下,圈层流量变现更容易实现。
就转化率来讲,抖音、快手、淘宝直播带货的日活,需要在公域流量中,根据同时在线观看人数做转化,而腾讯直播则可在10个人的情况下,卖出100万的产品。这取决于微信流量圈层的搭建,圈子的质量决定直播流量变现的程度。
提升品牌在朋友圈的口碑,提升品牌在朋友圈转化的效率,只是漫漫长路的第一步,延长价格带、降低入门产品价格,才有利于吸纳年轻消费群体。
品牌最终的目标,还是在产品给力的前提下,讲好故事,充分发挥文化渗透力、影响力。这样才能“王炸”朋友圈。

相关阅读